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玄幻 > 兽世:捡个病秧当老公

更新时间:2023-11-13 22:00:54

兽世:捡个病秧当老公 已完结

兽世:捡个病秧当老公

来源:阅文作者:柳香橙分类:玄幻主角:长夏,沉戎

柳香橙真的很会玄幻风格的文章,《兽世:捡个病秧当老公》看的小编很过瘾。其中内容创意满满,长夏沉戎的人设很吸睛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长夏在部落是个异类——她不打扮不交友不玩闹,就喜欢囤积各种野菜,肉也不吃,说什么难吃。整个部落都担心她长不大,会死掉。成年后,她直接捡了个病秧子结了亲。后来。长夏用囤积的野菜种田,养活了整个部落;她建房修路,让族人再不再受寒挨冻;更用美食征服了整个远古大陆。最后,族人知道长夏身边的病秧子,曾是部落最强大的图腾勇士。这时候族人才明白,长夏才是最厉害的。...展开

《兽世:捡个病秧当老公》章节试读:

沉戎刚回到东陆,心神恍惚。不其然,被一个雌性拦住。

他低头,看着刚到自己胸口部位雌性。

瘦小,面色泛黄。

巴掌大的脸颊,被一双充满生机的眼睛占据。

“我叫长夏,来自兽族河洛部落。雄性,你叫什么?结亲了吗?要不要跟我结亲?包吃包住。”

“……”沉戎沉默了,他离开暮霭森林太久了吗,现在的雌性都这样火辣热情?一时间,沉戎反应不过来,傻了。

见雄性呆呆的,走神。

长夏挥挥手,大声道:“你不愿意吗?”

“你成年了吗?”沉戎迟疑着,忍不住笑出声,问:“兽族雌性都像你一样直接吗?我记得,鸟族才会这样直白。”

“没成年,谁会来诺曼底大集市?你别管我直接不直接,你答应跟我结亲吗?”长夏打量着沉戎瘦高的身体,上前,伸出手在他身上拍了两下,“你病兮兮的,肯定没有雌性会相中你。你放心,我可以养活你,所以…你要不要跟我回河洛部落?”

见状。

沉戎忍俊不禁,再次笑出声。

这样充满活力的雌性,他第一次见,难得生出一丝好奇心。

“我很能吃,你确定能养活我?”

长夏认真看着沉戎的脸,真好看。想了想,她掏出背篓里面的陶罐,拿出两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鱼丸。

这是她悄悄制作的鱼篓捕获的鱼,做成的鱼丸。

那条鱼,七八斤重。

长夏手上没有姜葱蒜作为作料,就将鱼肉做成了鱼丸。

“这是什么——”沉戎好奇道。

长夏将鱼丸往前递了递,回道:“鱼丸,请你吃。”

沉戎看了看长夏,又看了看面前的鱼丸,也许在河洛部落生活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“我叫沉戎,兽族斗狼一族。目前,刚流浪来到暮霭森林。”

少顷。

两人来到河洛部落族长根的面前。

“长夏,你真的决定了?”根有些懵,几分钟前,长夏牵着沉戎来到河洛部落的落脚处,将沉戎介绍给他,告诉他,这是她找到的伴侣。

顿时,河洛部落所有人惊呆了。

尽管族人不满意沉戎,但最终还是选择祝福长夏。

“族长,我决定好了。”长夏慎重点头,说:“沉戎看着弱,力量还是很不错的。”

根扭曲着脸,答应了。

毕竟不答应没办法,其他雄性都嫌弃长夏。

沉戎,可能是诺曼底大集市上唯一不嫌弃长夏的雄性。左右长夏今后还生活在部落,实在不行,他和族人多照看他们一些。

於是,等大集市结束。

沉戎就跟着长夏来到了河洛部落的领地。

回到部落,根没有耽搁,将长夏之前挑好的兽窝分给了她。兽族没有什么结亲仪式,只要看对眼,自己造窝住一起就算是结亲。

长夏身体差,自己没办法造窝。

现在这个兽窝是部落以前族人留下的,算是特例。

他们这算是吃了部落的软饭。

兽窝,建在平坦的山腰上。

远处是一处湖泊,湖泊与流经河洛部落的白河相连。

长夏选择这座兽窝,就是看中了这个湖泊。临湖,意味着不缺水源,方便种植灌溉。同时,湖中有鱼虾等水产,哪怕入冬也不担心饿着肚子。

兽族以打猎为生,采集为辅。

可是,兽族没有相对应的烹饪手段,这导致他们处理食材的手法简单粗暴。

鱼虾这类水产,兽族很少吃。

主要是没有除腥的手段,再则鱼类多刺,容易受伤。

将兽窝简单整理妥当,所有兽皮帘子都被揭开,便于通风。这座兽窝许久没住人,需要时间费心整理。

河洛部落临河而居,气温适宜。

兽族不懂深奥的建造之术,兽窝以地穴式为主。

所谓地穴式兽窝,简单解释就是在地面挖掘一个三米左右的坑,用石头、木材等物夯实作为墙面和地基,再用树枝搭建圆形/尖状等窝顶组建而成。

这种兽窝比地面搭建的帐篷稳固,能御寒保暖。

同时,还兼顾通风通透。

相较于住山洞,兽窝更便利。

“窝顶的兽皮,墙面的木材,这两样需要更换。”沉戎拍掉手上的沙土,环视兽窝,地面被雨水侵蚀,也需要重新填埋碾压。除此外,外面的排水沟也需要重新挖开。

长夏绕着兽窝打转,心底浮现出一个念想。

她之前在部落的时候,就想过建房。可惜,那时候身体太差,一直病着。再加上没有成年,族人不放心她离开部落独自生活,所以有想法也不能付诸行动。

现如今。

结了亲,长夏有时间建一座独属于她的兽窝——窑洞。

“先住着,等我们安顿下来。我想要建一座新的兽窝,跟部落族人住的完全不一样的兽窝。”

长夏边说,边指着兽窝西面的山坡。

漆黑眼睛闪烁着夺目的光辉,让沉戎有种被烫到的感觉。

“我信你。”沉戎没多想,点头。

族人送他俩过来的时候,一并将长夏的东西带了过来。

四个背篓,装着长夏所有物品。

沉戎,他就带了个人。

还好,漫长的冬季已经过去,河洛部落步入了温暖的春季。与地球不同,暮霭森林四季不鲜明。春夏为一季,秋冬为一季,暖寒季节分明。

尽管暖寒季节分明,却不影响暮霭森林丰富的物种。

听了沉戎的话,长夏心情好极了。

身体的缘故,长夏没少被族人念叨,哪怕这种念叨都是善意的,听久了,免不了让人难受不自在。

沉戎的信任,让长夏更满意将他带回部落。

“我们先整理兽窝,待会儿,我回湖边取鱼篓。晌午,我做鱼丸给你吃。”长夏脚步轻快,准备搬运木材,修补兽窝。这些木材是族人送来修葺兽窝的,毕竟族人眼中长夏沉戎,一个体弱多病,一个病入膏肓。如果不帮衬一点,说不定人直接没了。

半响。

一个干净明堂的兽窝出现了。

一改之前的破旧。

族人送来的木材够多,长夏让沉戎帮忙将木材规整,弄成木块,将其拼接镶嵌弄成地板。

忙碌中,临近正午。

背篓有族人送的肉,约莫十斤左右。半篓野菜、水果,水果有些蔫,应该是去年储藏的。

“我打算去湖边收鱼篓,你去吗?去的话,将野菜带过去清洗干净。晌午,我们吃鱼丸青菜汤。”

“去。”

提着半篓野菜,走下山坡,往白湖方向走去。

白河,有三分之二流经河洛部落领地。长夏门前的湖泊,连接着白河,湖中不缺鱼虾。

长夏领着沉戎来到湖边一处芦苇丛中,俯下身,将鱼篓从湖中拖拽出来。

很沉。

看来,收获很不错。

这鱼篓,长夏用青藤编织而成。

为了一口吃的,她算是费劲了心思折腾。同时,还得躲着族人,以免被说“不务正业”。

不过,长夏打算等兽窝收拾好以后,找机会囤积些食物邀请族人吃一顿。将鱼丸的做法,交给族人。

比起外出打猎,捕鱼要安全得多。

“这是……”沉戎上前接过长夏手上的鱼篓,打量着,鱼篓细长,扁平,青藤没经过烘烤鞣制,很糙。

“鱼篓。”长夏道:“我身体差不能外出采集,更别说参与狩猎。平时在部落没事的时候,就喜欢瞎琢磨。”

边说边比划,将鱼篓制作原理告诉了沉戎。

这具身体差,力气小。

编织的鱼篓用两次就报废,告诉沉戎,显然希望他能动手编几个。这一来,日后就不愁吃不上鱼虾了。

“长夏,你很厉害!”沉戎赞叹道。

鱼篓制作简单,兽族幼崽能动手的,也能制作。

暮霭森林的冬季极寒,哪怕是最强大的兽族都很难捕杀猎物。鱼腥,却能填饱肚子。

鱼篓,无疑给了兽族一条新的生路。

“将野菜倒出来清洗,把鱼倒进去。今天收获一般,以后收鱼篓最好大清早过来。”

长夏指着破开的鱼篓,一脸惋惜。

四条六七斤重的青鱼,几斤河虾,还有只河蟹。可惜,他们来得晚,要是早点,收获应该更多。

河洛部落很少吃鱼。

白河和湖泊中的鱼虾很多,六七斤重的鱼是小鱼。大鱼一般都十斤往上,有些鱼类更是重达数十上百斤。

别问长夏为什么知道,她之前暗搓搓制作了一支钓鱼竿,想大干一场。收获暂且不提,人差点被拖进白河喂鱼。

那之后,她直接打消钓鱼的念头。

至少,身体锻炼好前,不敢再有钓鱼的念头。

青鱼,刺少,肉嫩。

跟长夏认识的鲈鱼颇为相似。

用来制作鱼丸,再适合不过。

河虾,哪怕没有作料,简单白灼,味道都再鲜美不过。就连虾壳长夏都没舍得浪费,留着,打算烘干碾磨成粉,当做调味料。

提着鱼虾,拿上洗净的野菜水果。

长夏二人返回兽窝。

兽窝靠门的位置,堆砌了一个石头灶台,上方挂着一个细长的陶罐。

兽族通常露天烤肉乱炖,这个兽窝中堆砌着灶台。

看得出,应该是个讲究人。

恰好,长夏也不习惯露天生火烧饭。

兽窝高四五米,再加上窝顶错落的搭建,足以通风排烟。

沉戎生火,鱼虾在湖边已经处理干净。长夏握着骨刀,将青鱼去皮去骨,再将鱼肉切成小块,没有破壁机,长夏只能手动将鱼肉剁成泥,这十分消耗体力,不过为了吃,长夏并不觉得辛苦。

“沉戎,你去靠墙第二个背篓给我拿个鸟蛋过来。”

兽族将鸡蛋、鸭蛋以及鸟蛋等等,统统叫做鸟蛋。长夏分辨不出蛋的种类,索性跟着一起叫鸟蛋。

接过蛋,长夏打碎捞出蛋黄,留下蛋清倒入鱼肉中,加盐,一点果粉,然后开始搅拌。果粉,是一种类似淀粉的粉末。由一种叫做白果的果子,晒干碾磨而成。

部落幼崽出生,族人会用果粉加水熬煮成糊状喂幼崽。

不过,长夏觉得果粉还有别的用处,等有时间她再琢磨琢磨,说不定能吃上米粉或是面条。

姜,长夏暂时没找到。

香葱,她找到了不少,背篓还留着许多葱头,打算在兽窝旁边挑个位置种下,日后炒菜做饭就不缺葱了。

香葱切碎,加水,浸泡。

然后将香葱水一点点倒入剁好的鱼泥里面,一边倒一边加水,同时不停地摔打,以此反复数遍。

做好后,再放入冷水中冷藏片刻。

沉戎静静看着长夏忙碌,兽族对吃不执着,能果腹就行。看着长夏这般细致的动作,他仿佛找到长夏体弱的原因。

“饿了吗?觉得饿,你先吃点水果,我这边马上就好。”长夏开口道。

说完,将陶罐添水,小火加热。

开始挤鱼丸,动作利落干脆。雪白的鱼肉,看着就很有胃口。

说话的功夫,一个个荔枝大小的鱼丸,在陶罐中浮浮沉沉,好看极了。

同时,一股别样的鲜味从兽窝中弥漫开来。

瞧着鱼丸快要熟透,长夏又将野菜放了进去,加盐,以及一小撮虾皮粉调味。

最后,挑出的蛋黄也没浪费,被她倒了进去。

咕咕!

沉戎揉着肚子,微窘,接过长夏盛好的鱼丸野菜汤。

“好鲜,真好吃。”沉戎惊诧道。

他从没想过鱼肉吃起来,竟如此鲜美。

长夏小口咬着鱼丸,没有姜和料酒,还有一丝淡淡地鱼腥味。不过,味道比半生不熟的烤肉和大杂烩乱炖强很多。

果然,结亲是正确的。

不仅有个娇娇软软的雌性伴侣,还能吃到热腾腾鲜美的鱼丸。

思及,沉戎垂下头。

视线触及脖颈上佩戴的项链上,蛛丝绞成的绳链上穿着一块奇怪似雪花一样的坠子/配饰。

这东西打小就戴在他身上。

元侯说是沉戎阿姆的遗物,叫奇迹。

沉戎沉思着,放下碗筷。

他伸手解下奇迹,叫过长夏,温声道:“长夏,我想送你一样东西——”

《兽世:捡个病秧当老公》章节目录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